徐峥的电影,陶虹的戏

时间:2019-08-30
徐峥的电影,陶虹的戏


1993年,刚过而立之年的姜文在北京拍戏。

那是他第一次做导演,接的本子是王朔的《动物凶猛》,片子的名字叫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。

这部电影里有两个运动员出身的演员,一个叫左小青,刚从国家体操队退役,还有一个,是陶虹,也刚从国家花样游泳队退下来。


这一年,恰巧是陶虹在体操队的第十年,也是和教练约定好退役的时间。

阴差阳错,被姜文选中,去演了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。

原着里的于北蓓,从月亮门旁挂满累累果实的葡萄架下闪出来,在丁香树的馥郁芬芳里坦然而坐,一双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。


而电影里的小陶虹,穿着红白细格子裙,扎两个低低的马尾,笑起来,细眉扬起,唇齿鲜明,一双眼睛灵气四溢。

后来姜文谈到选她的理由,也说是长得很灵,跟王朔《动物凶猛》里描写的女孩一模一样。

这部电影甫一上映便奠定了姜文在电影圈的地位,也改变了几个演员的人生,其中,就包括陶虹。

其实,在进组前,陶虹刚刚拿下第七届中国全国运动会集体花样游泳冠军,准备退役后去做个游泳教练,可遇到了姜文,又演了戏,而且演得还不错,这就让她的人生多了另一种可能。


戏还没拍完,姜文就和她说,考中戏吧,你这声音中戏肯定喜欢;剧组摄影师顾长卫也说,考北影吧,蒋雯丽已经留校了,明年正好上她的班。

于是,陶虹不仅报了这两家戏剧学院,还顺带报了上戏。

实力使然,她被这三个最有名的戏剧学院同时录取。但她没去北影,也没去上戏,而是听从姜文的建议,去了中戏。

这一年,陶虹21岁,终于从水蓝色的泳池里游出,她像一尾新鲜可爱的小金鱼一样,带着波粼粼的光芒又游到了取景器里。

而和她同岁的徐峥,此时正在上戏念大四。


如果,陶虹去了上戏,还要叫徐峥一声师兄,可后来没去成,留在了北京。

但有缘分的人总会相见,演艺圈那么小,就算天南地北,兜兜转转也能遇到。

1994年,徐峥从上戏毕业,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工作,而陶虹,正在北京念书。

想来,命运也是传奇,两个人生阶段完全错开的人,在几年后,会因为演戏而产生联系。

徐峥在艺术中心的那几年,演了很多话剧,也零零散散参演了一些电视剧。最有名的作品是话剧《股票的颜色》,拿下了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,这一年是1998年。


而远在北京的陶虹,此时已经登顶双料影后。

1997年,陶虹在电影《黑眼睛》里饰演盲人运动员丁丽华,这部影片改编自真实故事,原主人公名叫平亚丽,她在1984年拿下中国在残奥会上的第一枚金牌。

这部电影就如同为小陶虹量身打造,运动员出身的她太懂竞技体育的坚持、梦想与责任感了。

陶虹11岁加入北京市花样游泳队,是中国最早一批花样游泳队员,练得又是集体项目,所以,骨子里能与平亚丽产生共鸣。

对于她来说,丁丽华不仅仅是平亚丽,也是曾经的小陶虹。


很多年后,依然有人翻出她在《黑眼睛》里的片段。

雪天,穿着白色毛衣的盲女手指擦过结满了冰霜的窗玻璃,然后慢慢扶出门去,松枝上的积雪落下,砸在了黑色披肩发上,她惊而复喜,赌气似的去晃动松枝,又被洒了一头一脸。

25岁的陶虹凭借这部电影拿下金鸡、华表双料影后,而25岁的徐峥正在一部小成本电影《海之魂》里演一个仅漏出侧脸的小兵。

但,这种差距并没有继续拉大,第二年,正在上海人艺捣鼓话剧的徐峥接到电话,有人问他,想不想演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。

他想了又想,觉得先锋艺术家能去演这样的剧么?

犹豫再三,还是想进入影视圈的欲望战胜了自我怀疑,他最后还是去了剧组。

这一去,他不仅迎来了演艺生涯的转折点,也遇见了小陶虹。


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一经播出,便席卷大街小巷,人人都知他徐峥演了猪八戒,连去取钱,银行职员都说:给猪八戒拿一万块钱。

戏里,小龙女与猪哥哥的爱情故事最终BE了,可戏外,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。

在当时,一个是双料影后,一个是戏剧圈的腕儿,搁在如今也算是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。


可放在千禧年,看戏剧的人太少了,知道徐峥的人更少,谁都觉得这是个无名小子,就算演了猪八戒,也是一时风光,怎么也比不上大荧幕出身又根正苗红的小龙女啊。

可两个人遇见了,觉得合适,路人对身外名的顾虑在有情人眼里就都不算事儿了。

于是,徐峥与小陶虹就这样在一起了。很快,徐峥就求婚了。


陶虹后来回忆说,那是一个晴朗的黄昏,那时北京常见这样的天儿,两个人吃完饭,在故宫附近溜达,溜达到正中间的时候,徐峥掏出戒指,开始求婚。

但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这边陶虹感动的泪水还噙在眼里,那边就窜出一个人,指着两人说:“哎,你们俩干嘛呢,这里是午门,不能随便进出,赶紧回去。”

后来,徐峥的求婚与《爸爸去哪儿》里张亮的求婚成为娱乐圈论及浪漫的绕不过去的反面案例:一个在午门,古时候斩首的地方;一个在餐桌上对女朋友说,你愿意以后死了埋在我们家坟地里面吗?

虽然求婚的方式很直男,可效果显着,两位都追求到了自己的太太。

2003年结婚,徐峥与陶虹并没有举行盛大婚礼,而是在北京、上海各请了最亲密的亲朋摆了两桌酒。

婚后,两个人过起了双城生活,并在北京与上海都安了家。


结婚后的陶虹鲜少长时间出现在镜头里了,影视剧也是客串居多。

反倒是徐峥,在婚后,演艺事业蒸蒸日上,电视、电影都成绩斐然,尤其是《人在囧途》之后,他不再满足于当一个演员,转型投入导演创作。

2012年,《泰囧》上映,播出不到一个月,票房便破了10亿,并一度刷新当年影史的票房纪录。

之后,徐峥频繁出演电影,或主演,或客串,好剧、烂剧都有,但总体都在及格线以上。而陶虹,却仿佛从荧幕里消失了一样,人们揣度她息影,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甚至说她甘愿成为徐峥背后的女人。

2018年夏天,徐峥主演的《我不是药神》冲进中国影史票房前五,徐峥也凭借「药贩子程勇」这一角色拿下金马影帝。

演员、导演、制片人,徐峥的身份越来越多,而陶虹,被媒体贴上「导演太太」的标签,被描绘成「为爱息影、甘做后盾」的小女人。

其实,无关其他,放缓工作的陶虹并非去做了相夫教子的贤内助。没拍戏的那十年,她经历了生老病死,比如女儿出生,双亲去世。

种种红尘事席卷而来,她说:我想停下来想一想生命的意义,这才是更重要的事。

名利场里有诱惑,但对陶虹来说,拍戏只是一份工作。

她年少成名,又是运动员出身,所以,对演艺圈一向看得透彻,名誉也好,金钱也好,都是一时风光,戏演的好不好才重要。

2017年,很久没拍戏的陶虹上了一档综艺节目《演员的诞生》。节目里,她作为飞行导师和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里出来的青年演员彭昱畅搭戏。


一出《末代皇后》,将满清最后一对帝王夫妻刻画的栩栩如生。雕花架子床上,婉容侧头一睨,笑意从眼尾漫出,软金似的光泽从窗纸上透出,泄在婉后的缎面裙上。

命运虽然总埋伏笔,但偶尔也会失算。

十二年前的少女慈禧和十二年后的少女婉容,从镜头上看去,丝毫没有时光留下的痕迹,人人都说陶虹演出了少女感。

和徐峥不同,陶虹几乎没有接过烂本子,电影也好,电视剧也好,就算是很小众的题材,在有限的观众里,口碑也都极好。

在影视圈,不乏陶虹这样年少成名的实力演员,但像她一样,不演戏则已,一演戏便将角色立在人心里的演员其实不多见。

在《小欢喜》播出后,粉丝在微博发起话题,喊话徐峥,拒绝将陶虹私有化。随后,徐峥回应说:陶虹是大家的陶虹,我才是陶虹的私有财产。

至此,观众才惊觉,陶虹与徐峥结婚已经16年,两个七年之痒都过去了。

有人艳羡此时甜蜜,称又相信爱情,也有人讥讽作秀,并抖开徐峥的花边往事,比如搂腰门、夜店照,甚至是海天盛筵。

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陶虹心里的一根刺,但时过境迁,聊起和徐峥的相处,陶虹给出了这样一则对话。

她说,有一次,两个人闹不愉快了,徐峥想一夜都没想好怎么哄自己,结果十分钟以后,陶虹又欢蹦乱跳的。

徐峥就问,我这还没想好怎么哄你,你怎么又高兴上了?

陶虹说,我的喜怒哀乐要你来决定吗?你不给我道歉我就不能高兴了?我一定要等你道歉了我才能恢复开心?我不应该吧。

这样飒爽的态度让人想起26年前,在丁香树馥郁芬芳里坦然而坐的于北蓓,带着热血方刚的凶猛与赤忱。

从当年的悍然下嫁,到今日的喜怒哀乐不要你决定,小陶虹诚如她所言:成为“自己”比成“标签”重要。

参考资料:

蓝小姐和黄小姐:《陶虹 :从大满贯影后到导演太太这二十年》 作者 :伊莎贝拉

快乐八分钟:《陶虹:天生演别人》 作者:招财

《南方周末》2018 年 7 月:徐峥 专访:大众对中国故事是辛苦的 作者:刘悠翔

桥下有人:《从猪八戒到山争哥哥》 作者:马东


阅读原文